新闻中心NEWS

恒誉环保IPO获受理 科创板先进环保产业申报企业增至6家
发布时间:2019-11-07 00:00
 

如何处理废轮胎?有人会选择填埋、焚烧、二次利用;更高级一点的,会选择对废轮胎使用生物法、化学法处理,但前述方法均无法彻底的将废轮胎中的有机物彻底分解,并且可能会造成二次污染、在处理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等。

如何解决上述难题,在2018年全国废轮胎热裂解技术装备及行业发展专题会议上,有专家指出,热裂解是国际前沿技术,是对废轮胎利用的最好的形式。《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到,废轮胎通过热裂解处理可实现能源的最大回收和废轮胎的充分利用,具有较高的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

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较少研发热裂解技术的企业之一,通过该技术,不仅能处理废轮胎,而且还能应用在处理废塑料、含油污泥、有机废料、其他有机固废等领域。

如今,公司正带着其核心技术尝试登陆科创板,公司的申报材料于10月23日晚间被上交所受理,公司拟募资6.33亿元,民族证券为公司保荐机构。至此,在已申报科创板的企业中,科创主题为“先进环保产业”内的企业增至6家。

“立身之本”业务销售规模小

恒誉环保的主营业务为有机废弃物裂解技术研发及相关装备设计、生产与销售,是集有机废弃物裂解技术研发与裂解装备制造技术研发于一体的创新型企业。

公司目前的主要产品为工业连续化废轮胎裂解生产线、工业连续化废塑料裂解生产线、工业连续化污油泥裂解生产线以及工业连续化/间歇式危废裂解生产线等为代表的有机废物裂解装备。

说的简单点,公司的收入和利润主要来自对客户销售各类裂解生产线。

尽管如今公司业务种类众多,但公司成立伊始是以废轮胎裂解生产线的研发与制造起家,此后在废轮胎处理领域实现技术积累和技术突破后,才逐渐将裂解技术推广至废塑料、污泥油、有机危废处理领域等。

按照公司的表述,在公司早期的业绩贡献中,营收来源应该主要由对废轮胎裂解生产线的销售收入支撑。但实际情况却是,2016年,公司的营收为3760.68万元,前述收入全部来自于“污油泥裂解生产线”,也就是说,当年公司的“废轮胎裂解生产线”并未贡献业绩。

而在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废轮胎裂解生产线”占各期营收的比重亦不高,营收来源还是主要来源于“污油泥裂解生产线”,前述业务占各期的比重分别为66.07%、64.45%以及66.84%。

“立身之本”的业务为何销售规模仍相对较小?恒誉环保在招股书中也进行了分析。

上文提及,处理废轮胎的方式很多,裂解处理方式虽然具有处理量大、效益好、环境污染小等特点,但是因行业发展阶段、环保法规配套、政府对行业发展的引导以及行业参与者、上下游产业利益链分布等因素的影响,导致易产生二次污染的高能耗的其他处理方式仍是处理废轮胎的“主要途径”。

其次,公司称,裂解工艺技术复杂、投资额大,一些企业倾向于在目前相对宽松的环保监督环境下,购买低廉的、连续性安全性较差、可能存在二次污染的但成本回收期相对较短的低端设备。

公司表示,考虑到裂解技术在国内废轮胎应用尚处于转型蜕变期,以及自身资源受限,为此将生产销售能力投向需求旺盛的新的下游应用领域。

需要注意的是,若上述提及的废轮胎的传统处理方式仍在短期内无法改变,那么公司的“废轮胎裂解生产线”岂非“无用武之地”?

对此恒誉环保“信心十足”。随着国内环保政策趋严、环保监督环境的变化,加之公司经营战略的调整等,其认为未来废轮胎裂解生产线因其下游应用领域需求的爆发将迎来巨大的市场释放。

曾有对赌协议

招股书显示,公司目前的控股股东为筠龙投资,后者持有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45.85%;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则是青岛科技大学产业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牛斌,其通过筠龙投资和第二大股东银晟投资间接持有公司44.30%的股份。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控股股东筠龙投资曾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引入外部投资者,但公司在获得融资的同时,股份受让方也与控股股东签署了“对赌协议”。

2017年12月,筠龙投资、其他股东荣隆投资分别将持有恒誉环保的35.3万股、6.7万股分别作价680.94万元、129.24万元转让给山东黄金创投,此后三方又签署了《股份回购协议》。

上述协议约定的回购条件包括:截止2019年12月30日,证监会没有受理公司IPO材料、截止2021年12月30日,证监会没有审核通过公司IPO申请、公司撤回IPO申请,终止上市进程或上市申请被证监会否决等情况。

同样在2017年12月,筠龙投资、荣隆投资以及银晟投资还与股权受让方丰创生物签署了“对赌协议”。其中一条股份回购条件为:公司未能在今年年底前启动资产证券化。

不过在招股书中,公司称,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上述关于股份回购等相关对赌条款均以终止。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此前向记者表示,目前在国内的投资,基本都会设置对赌或类似对赌的协议。对赌协议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如果申报科创板顺利IPO,可以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利益回报,所以将协议解除就可以。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9)》
 下一篇:没有了